<<  < 2011 - 12 >  >>
1 2 3 4 5
6 7 8 9 10 11 12
13 14 15 16 17 18 19
20 21 22 23 24 25 26
27 28 29 30 31




组员:李军(组长),郎宏宇,王日朋,李驰

具体分工:

李军:装扮博客,写日志;

郎宏宇:搜文章,写感言;

王日朋:写文章,搜视频;

李驰:建博客,写感言;


……

不知不覺軍訓已經過去一個月了,期間很多次想寫月志,苦於没時間(原因很多,比如,開會,裝機,吃宵夜,打機,哈哈),現在嘗試寫一下從開始到現在的記錄,很多細節實在難記清,請見諒.....

 

9月4日   跟順風車來到廣州,先在市區住了兩天。因為國慶要回家,帶的行李不多,一如暑假旅遊裝備。

 

9月5日   體會到逛街逛到腳軟是什麼滋味。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同日,和冠倫和志偉很奢侈的開一大缸熱水泡五分鐘腳又放掉。然後淩晨三個人淋雨穿拖鞋去買泡面,回到國際酒店的時候,保安用的眼神,很無奈。

 

9月6日   倫和志偉要回校報名成高,早上六點就開溜了。我和爸爸睡到九點多才出發,目的地:大學城--廣外。


……

2009年10月25日AM,身处广大商业区一间KFC。

图片

2009年10月6日傍晚7点02分,身处太平洋电脑城后门货车停放场。    外面是喧嚣繁华的大街,这里却是阴暗的天堂。昏黄的路灯下,大小货车停靠装货,将一车车欺骗卖出的货物继续运往下一个被骗的主人身边。    我站在货车旁边,等待这两回大学城的顺风车把货装齐。    透过车尾箱肮脏的玻璃看天空,只看见红色和绿色。远处的霓虹不断将余光洒进停车场,按节奏不断跳动,我生命中的这些光影,曾掠过我的皮肤,进入我的瞳孔,我们却永远不了解对方的世界。    我常常想,一个人一生最多可以遇到多少人,或者说,我们的生命中有多少重逢?    每天,我们像沙丁鱼一样涌来涌去,公交车,地铁,饭堂,电梯,走廊,校道.....有多少重复的遇见被我们忽略? 很多时候,上帝比较善意的安排了许多邂逅,可惜我们总是很容易忽略重逢的机会。    拥挤浑浊的公车上,我们曾经靠的那么近,我可以闻到你的发香,数到你睫毛跳动的频率,我们眼神交错很多次,但,也仅此而已。
……
 

2009年10月24日1點54分,周末不斷網的不眠之夜。

依然是夜深人靜,遠處內環的交通燈還是不停的閃爍。依然還是那首《全世界失眠》

寫完一篇,從開始到現在,開學到現在的一幕幕在腦海中重現,倒轉,流失....

想起剛入學時的自己,恍如隔世。

師兄說的没錯,廣外真是一個森林。而我本來以為自己可以很聰明的穿行期間。到頭來,還是

迷路了。


……

……
我常郁闷为什么前一天晚上失眠了第二天还是能六点钟跳起来。      六点零五分。我坐在阳台的栏杆上,想一个有自杀倾向的BT一样看着七层楼下的大学城。         很奇怪,今早北环竟然没看见一对情侣在晨跑。            昨晚失眠的原因,不想写,因为我如今已没有了昨晚如潮难收的思绪…                如今我只有一贯的黑眼圈,陪我两年的魅族mp3,还有一整个沉默的大学城。              今早看不了日出,我很开心。因为被乌云遮挡了日出的黎明,与黑夜没有太明显的界线。于是至少,我可以骗自己还拥有昨夜的宁静。      昨天是忙碌的一天,明天是更忙碌的一天,还是我生日。而这篇日志正在这二者间,原因我也不知道。  今天是我大学第一天有课。一定程度上说,我的大学在今天正式正式正式开始。上下午都排满了的课,让人很想激动的说,忙碌并快乐着。   但也许我不能。因为一样东西再次令我无奈,那就是选择。      对,又是选择。         高考报考的选择让我心碎,如今社团的选择更让我……        我经过三轮面试杀进的信息部,我的梦想塔内,我和编程延续未了情的quan ta,新闻学院MM无限的志协通讯社,四个我都做到了,如今却要我一手将一半的努力割除…        迷茫。彷徨。
……
这是昨天晚上我抽到的塔罗牌。现在坐在大学城体育中心的山腰上,不知道说什么。今晚是国庆晚会,杨千桦水木年华来广外,我作为志愿者,有幸免费入场。                 但我在晚会即将开始的时候离场。离开体育场的路上,烟花在身后升起,使我想起去年春节的烟花。    我常常会想,人与动物的区别是什么。现在我猜,可能是,人会犯贱,而动物大部分时间都会理性的生存。                  我看见体育场外面围了很多想进却进不去的fans ,而我一身志愿者工作服却从门口跑出来。        我从来不知道人为什么要犯贱,但是在把自己的位置让给别人的一瞬间,我终于明白。          犯贱是人的天性。        远处的欢呼声与音响声不断嘲笑我。对面是另外一个世界,那里有满足的笑,有情侣的脉脉对视,有永恒的烟火时刻…而这里陪伴我的,只有天上不时飞过的夜机,我不属于这里,暨,我想你了。          你做的一切一切,放弃所有,背叛梦想,在别人眼里,只是短短一秒的交集…              永远不要说什么背叛,你眼里的背叛于别人是一声讪笑。 可能永远也不知道寂寞的尽头是什么。     但今天晚上,我的思念随着远处晚会的灯光,随酒精流进我的血液。  安妮说,生命是幻觉。
……
不知不觉,军训即将结束。
……
2009年9月18日早上6点20分,开始用手机打这篇日志。谨以此悼念我前天丢失的日志『覆水』。
……
首页 上一页 下一页 尾页 页次:1/2页  10篇日志/页 转到:
浙江博客欢迎您!